浅谈西藏绘画中的大成就者绘像

大成就者为据传于8至12世纪时生活在古印度的密教修行者。他们来自于社会的各个阶层,原先有着不一样的身份并从事着各式各样的工作。其透过各样的方便法门修行而获得超自然力量,进而宣称可获得当世得道。大成就者的传奇与据传源于其修行的密法则构成了佛教密教的源流。佛教密法在南亚流行于9至12世纪,此后这些密教法门则因西藏与南亚之间的交流而传入了藏地。大成就者的教法与崇拜伴随着后弘期各藏传佛教派系对密法的重视而在藏地兴盛,特别是在噶举派与萨迦派中,其所强调的教法渊源都可以透过祖师谱系追溯至印度的大成就者。透过这样的方式,这些新兴派系与其所提倡的密教教法因此得以与印度传统佛教产生联系,进而建立起其教法的正统性。


个别的大成就者绘像会出现在祖师谱系上,构成特定教派或是教法传承的组成,如噶举派共通的主线传承中的帝洛巴与那洛巴像,或是萨迦派道果传承中的毗卢巴。除了如上述在特定主题出现的特定成就者外,最常出现的大成就者组合绘像为八十四大成就者,或其中的八大成就者,前者多以壁画或组画的形式呈现;而后者则经常表现在其他主题的唐卡上。如人物绘像唐卡或是无上瑜伽曼达拉的尸陀林。个别的大成就者通常可用其特定的面部或身体特征、手势、及所持之物来判断其身份。其形象来自于这些大成就者传奇中的特定场景,表现出其所具备的超自然法力。在八大成就者中,其组成份子会因教派与成形时间存有些许不同,但总体具有相当的一致性,即使目前我们尚不能完全得知为何是选择这些特定的成就者作为组合。 


640.webp-20

图1  成就者(Jnanatapa)唐卡

藏东类乌齐寺  14世纪上半叶


图1这幅知名的藏帕风格唐卡出自于藏东达隆噶举别寺——类乌齐寺,所绘主尊为成就者Jnanatapa,其被认为是类乌齐寺建寺者桑杰温的前世之一。唐卡背景上半部中央人物为Jnanatapa的上师,一位来自孟加拉的成就者Avagharbha,据传其乃大成就者帝洛巴的弟子;唐卡上半部的其他人物会像则为达隆-类乌齐祖师谱系。透过这两个传承的描绘,这幅唐卡强调了类乌齐寺与其祖师传承在噶举系统的正统地位。而下方则可以见到八大成就者组图的绘像。这里的成就者组合为一种常见的形式。


640.webp-21

图2  图1局部八大成就者绘像之一


左边边列自上数第三尊绘象是大成就者萨罗珂(沙瓦力巴 Saraha,图2左列第一位绘像),其身形多以舞姿展现,身后背弓,手持箭;另外可能会出现宝瓶或由骨头制成的鼓。萨罗珂尊者与胜乐金刚和布达嘎巴拉(Buddha-kapala)密续有关。萨罗珂的下方为龙树(Nagarjuna,图2左列第二位绘像),其身份可以由其服饰与头部周围的龙头辨识,这一形象的描绘约在14世纪定型。龙树尊者与密集金刚密续传承有关。龙树下方为刚塔帕达(Ghantapada,图2底列第一个),其双手持金刚杵与金刚铃并呈现一充满力道的跳跃。刚塔帕达尊者与时轮金刚和胜乐金刚密法有关。在刚塔帕达右边的是东碧嘿鲁嘎(Dombi Heruka),其坐于一只怀孕的老虎上,手持嘎布拉碗,有时还有一条蛇。东碧嘿鲁嘎与喜金刚密续和其他母续如胜乐金刚密续皆有关系。 


640.webp-22

图3  图1局部大成就者绘像之二


唐卡右下部为另外四尊成就者绘像。右侧横列中央为因札菩提(Indrabhuti)。因札菩提为古印度一王国的国王,其身份可由其配戴的珠宝与王冠来辨识,而在这幅唐卡中则以一西藏贵族扮相出现。有时因札菩提会伴随着明妃一起出现。因札菩提与喜金刚密续,密集金刚密续与胜乐金刚密续有关。札菩提下方的双身绘象是莲花金刚(Padmavajra)。莲花金刚的形象在早期西藏绘画中并不固定,其有可能为双身像如本图所示,或是以僧侣或是瑜伽士的形象出现。莲花金刚与喜金刚密续,密集金刚密续与布达嘎巴拉密续有关。右下角为食鱼肠者卢易巴(Luyipa),可由场景中出现的鱼与鱼肠做辨识。卢易巴与胜乐金刚密续教法有关。在卢易巴左边的古古日巴(Kukkuripa),其最明显的特征就是身旁有一只狗,有时呈现舞姿。古古日巴与密集金刚密续和布达嘎巴拉密续有关。


640.webp-23

图4  卢里石窟的莲花金刚  13世纪下半叶


之前我曾在另一篇文章讨论的13世纪下半叶的木斯塘卢里(洛日)石窟中,也有描绘八成就者绘像。这可能是西藏所发现的最早八大成就者组画之一。在卢里石窟中,其八成就者为同样为龙树、东碧嘿鲁嘎、因札菩提、沙瓦力巴、古古日巴、卢易巴与莲花金刚。其中莲花金刚的出现为我们推断该遗址的来源提供了线索。卢里石窟因此可被推定属于噶举派的遗址。


640.webp-24

图5  毗卢巴  13世纪上半叶


毗卢巴尊者(Virupa)是另一位经常出现在西藏绘画中的大成就者。据传说,毗卢巴尊者由金刚无我佛母处获得了道果传承的教法,该教法后来辗转经由多罗蜜译经师传入藏地,并成为萨迦派的核心教法。卢巴在萨迦派及其教法传承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因此当我们看到卢巴尊者题材的唐卡,往往可推测其出自萨迦派。(图5)唐卡描绘卢巴与其他八十位大成就者绘像(非常见的八十四大成就者)。这种人物布局是根据一部现在鲜为人知的经文指示所绘。


卢巴的形象来自于其生平中最著名的一个场景,即高举左手指向太阳并用法力使其停止,直到国王为他付清酒资。在主尊卢巴的神龛上方的水晶柱状装饰中可见三尊神祇绘像,分别是喜金刚、金刚亥母和胜乐金刚,其所代表与卢巴尊者有关的密法。此幅唐卡的背后另有铭文,指出了这幅唐卡乃曾受萨迦班智达加持。卢巴的绘像除了会出现在萨迦派的作品中,在描绘达隆噶举桑杰温的唐卡中偶尔可见。


640.webp-25

图6  喜金刚曼达拉  15世纪


640.webp-26

图7  图4局部  曼达拉中的大成就者毗卢巴与尸陀林场景


另外,在无上瑜伽曼达拉绘画外缘的尸陀林场景中,也会出现成就者。尸陀林场景作为古代寻求避世的瑜伽士修行密法之所,昭示着有形事物的无常与稍纵即逝,并在现实空间与曼达拉中的表现同时意味着尘世与灵性空间的边界。图6为属于无上瑜伽密续的喜金刚曼达拉。其八尸陀林处于曼达拉的最外环(金刚环与火焰环之外),每个尸陀林中各有一位成就者的绘像。在早期唐卡中,大成就者与尸陀林的场景绘于背景中,并逐渐演变成如今常见的布局方式。在这幅曼达拉中,毗卢巴取代了莲花金刚的位置,在画面顶部(代表西方)的尸陀林中(图7),然后依照顺时针分别为卢易巴、古古日巴、沙瓦力巴、因札菩提、东碧嘿鲁嘎、龙树与刚塔帕达。这样的人物布局出现在大多数的无上瑜伽曼达拉中,于14世纪上半叶开始定型,并广泛流行于包含萨迦派与噶举派的曼达拉绘画中。


(来源:喜雅艺术,作者:陈秉扬)

浏览量:0
创建时间:2018-03-19 20:00
立即提问

资深唐卡艺术顾问为您解答

商城精选

中国唐卡年鉴 · 2018
正见:深度影响千万佛教徒的不朽之作